法子英辩护律师:法子英极力庇护劳荣枝

法子英辩护律师:法子英极力庇护劳荣枝
2019年12月02日 23:56 新浪新闻综合

本文地址:http://970.438115.com/s/2019-12-03/doc-iihnzahi4863961.shtml
文章摘要:msc331.com,TplEndTips(灭了它只觉得这几个字简直是太对自己脾胃, 如果真是成熟期半空之中。

  原标题:法子英辩护律师:法子英极力庇护劳荣枝,msc331.com:所有东西自己担

  来源:红星新闻

  11月28日,背负7条人命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落网,让20年前轰动全国的几起杀人案再次引起关注。

  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,江西男子法子英伙同劳荣枝流窜作案。在南昌,法、劳二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,采用诱骗手段将熊启义绑架并杀害,之后窜入熊家入室抢劫,为灭口杀死熊家妻女二人;在温州,法、劳二人使用暴力手段入室抢劫后,又杀死两人;在合肥,法、劳二人诱骗绑架殷建华后,以杀死并肢解无辜木匠的手段恐吓殷建华交出财物,之后将殷建华杀死。

劳荣枝/@澎湃新闻

  1999年7月23日,法子英持枪与警察对抗后被抓。同年11月18日,合肥中院以绑架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判处法子英死刑,12月28日,法子英被执行死刑。而劳荣枝逃亡了20年,此前一直未抓获。

  12月2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专访北京中银(合肥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俞晞律师,其在1999年受合肥中院指派为法子英提供辩护,与之会面六七次,在法子英被枪决前夕,双方还进行了一个下午的长谈。

  在俞晞眼中,法子英首先是一个极度凶残、漠视自己和他人生命的一个人。但另一方面,他也有着和普通人相似的地方,首先对女友劳荣枝情深意重,不惜在被捕后误导警方,甚至扛下所有罪;其次是死要面子,在上法庭前称“自己最后一次面对‘观众’,不能光着大腿”;三是在面对一些自己犯下的凶残案件时,流露出一丢丢“作孽”的悔意。

  俞晞称,据法子英交代,他身上还有其他命案和枪案,身负可能不止7条人命。但由于证据链不完整及受当时技术手段限制,无法认定是其所为。随着劳荣枝落网,可能会出现新的证据。

  [一]

  多人评价劳荣枝“漂亮、时尚、说话嗲嗲的”

  红星新闻:什么时候知道劳荣枝落网的消息?

  俞晞:11月28日上午劳荣枝落网,我是(当天)下午2点知道的,有一些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。当时我还在出差路上,知道这个消息,当场就喊了出来,“太好了”。

  办这个案件时我刚执业不久,距离现在已经20年出头了,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劣最凶残的案件,法子英虽然伏法了,但是劳荣枝这么多年跑到哪儿去了、什么时候会归案,我们一直在关心。

  红星新闻:有没有看到劳荣枝被捕的照片?有变化吗?

  俞晞:看到,有变化。最起码她当年身材非常好,现在已经长胖了。但是那张脸,我看到以后,依然能认出来。自从法子英被枪决以后20年,我再没看过法子英和劳荣枝的照片,但是他们的长相,我记得很清楚。

  根据20年前和现在跟劳荣枝接触的人讲的话,对她的评价都是漂亮、时尚、说话嗲嗲的,对人态度非常温柔,可能正因为这样,她才能够在各个场所,包括在夜总会、酒吧以及到商场卖表都很受欢迎,她可能一直是这种性格。

  红星新闻:有什么感想?

  俞晞:劳荣枝是我经办的刑事案件中最后一个落网的。所以我相信一句话,“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”。干了坏事,别想跑的,尤其是在现在的中国。

  现在的技术侦察水平相对于20年前,呈倍速上升。我看到这几天的报道,说是南昌警方提取了劳荣枝直系亲属的DNA信息,这个信息在确认劳荣枝身份过程当中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如果这些技术能在20年前得到应用,劳荣枝一个月都跑不了。

  红星新闻:听说当时你家人不太支持你做法子英的辩护人?

  俞晞:主要是我母亲,她作为一个女人,一位母亲,对于法子英、劳荣枝的所作所为是非常不理解的。听说我做法子英的辩护人,她说,你怎么会为这种杀人恶魔辩护?

  我说这是法院指定的,一根据法律我不能拒绝,第二任何人在法院判决之前,你都不能认定他有罪。到底有没有罪,得根据控辩双方的辩论结果,由法院最终判决。

  红星新闻:庭审过程中法子英表现如何?

  俞晞:在庭审过程当中,他对于基本案情没有否认,只是对作案动机有些辩解。我认为是出于两个方面,一是有些案件他实在是做得太凶残,他需要给自己“涂脂抹粉”,另一方面他自归案以后,始终没有停止为劳荣枝开脱,所以对于作案动机,有不同的供述。

当年审判法子英庭审现场/中安在线 

  [二]

  法子英不谈家人 极力庇护劳荣枝

  红星新闻:还记得第一次会见法子英的情形吗?

  俞晞:第一次会见的时候,因为在抓捕过程中法子英拒捕,子弹刚好打到他右大腿,导致粉碎性骨折,不能自由行动。当时他是坐在椅子上,被四五个人抬到会见室来的。

  应该是看守所告诉他是律师来了。他就问我“您是律师?”我说是,他说“我没有请律师啊”。我告诉他,你这个案件可能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,你没有聘请辩护人,根据法律,法院应当为你指定辩护人,所以合肥中院指定我们作为你的辩护人。

  他说,“哦,那俞律师,谢谢您来看我”。他讲得很客气,用的敬语,然后说这个案件嘛,您就不用多花时间了,就陪我聊聊天就可以了。

  我说不管是指定还是委托,我都必须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。然后他说,俞律师,你看啊,检察机关指控我身负7条人命,您就是有本事给辩掉6条,剩下一条我也还得是死,所以辩不辩护对于结果没有影响,您就陪我聊聊天吧。

  红星新闻:当时聊了些什么?

  俞晞:前几次见面的时候没有聊太多东西。因为不管他怎么说,我必须履行作为辩护人的法定职责,所以我关注的是案情,但是他关注的是,劳荣枝有没有落网。

  从被捕到执行枪决,法子英始终都在极力庇护劳荣枝。每当聊到关于劳荣枝的作案细节,他就不愿意说了,会见就结束了。

  他把所有东西都自己担了,不愿意涉及劳荣枝的问题。包括向公安机关交代劳荣枝的问题,也是在大量证据面前,他狡辩、否认不了,一开始他讲自己名字都是假的,更不承认有劳荣枝这个人,后来是因为公安做了大量外围工作,取回了证据,才不得不承认。

  红星新闻:你前后共会见了法子英几次?聊了些什么?

  俞晞:总共六七次,最后一次是在他一审被判死刑后,他没有上诉,(安徽)省高院正在对死刑判决进行复核,看守所打电话给我说法子英提出想见我一面。

  当天下午我就过去了,我问法子英你是不是想上诉,他说我不是想上诉,对于我这种人来说,从犯罪现场把我逮到了,直接拉到刑场毙了,这是我最好的归宿,怎么审,我都是个死。

  我说既然不准备上诉,那你要见我有什么事?他说我知道自己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了,还有很多事没有说出来,憋在心里很难受,想找个人聊聊。

  他就讲了自己做过的其他案件,当时法院没有认定的。这一部分,我做的笔录移交给司法机关了,司法机关也给了我反馈,第一劳荣枝没有落网,第二没有其他证据,他的供述不能得到印证。根据法律规定,只有被告人供述,没有其他证据认定的,不能对被告人进行定罪和处以刑罚。

  这个聊完了之后,我们就闲聊,包括他跟劳荣枝怎么相识的,以及个别案件一些细节,这些东西讲了一下。那天一直聊到看守所管教提醒我晚饭时间快到了,如果再不把法子英还押的话,他就可能吃不到晚饭了。到那个情况,我们才结束会见。

  红星新闻:他跟劳荣枝怎么认识的?

  俞晞:他跟劳荣枝是在朋友的一个生日宴会上认识的,劳荣枝当年19岁,是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。宴会结束以后,法子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,然后开始追求劳荣枝,两人就在一块了,再以后,劳为了法子英放弃了自己的家庭,放弃了自己的工作,陪着他一起。

  红星新闻:有没有聊到他家人?

  俞晞:没有。我只知道他有一个老婆,一个9岁的女儿。我跟他家人从头到尾,20年没接触过。审判过程中,他的家人没有露面,他也没有要求我和他家人取得联系,他更关心的是劳荣枝。

法子英被捕/中安在线

  [三]

  为防被指认灭口 唯一后悔“作孽”杀死3岁女童

  红星新闻:他有没有对之前犯下的案件感到悔恨?

  俞晞:法子英对于整个作案,基本没有悔意,但是有两次,一次他表示自己在作孽,还有一次他沉默了。

  第一个,谈到当时南昌灭门案件,他把被害人熊启义的家洗劫过以后,把熊的妻子和女儿都杀了,当时熊的女儿3岁不到。我们当时问他为什么要杀人,他说要灭口,防止被害人指认他,被警方追捕。

  我就问他,熊的女儿3岁不到,她能指认你什么呢,为什么把她也杀了?他想了想说,“我事后想想,也认为这个是在作孽”。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后悔说是在作孽。

  另外一次,是我和另外一名辩护人汪律师会见他的时候,汪律师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他声称是为了生存。汪律师就问他,那你要生存,你就可以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吗?他沉默了。

  法子英应该说是一个表现欲很强,也很要面子的一个人。在我和他接触的过程中,他一直滔滔不绝,但是那一次,他沉默了,没有说话。

  应该说,在他临死前,他不认罪不悔罪,但是多少有一些东西触动了他的内心。

  红星新闻:你对法子英印象如何?

  俞晞:人格有两面性,一方面极度凶残,漠视生命,既漠视他人生命,也漠视本人生命。他说杀个人,给人感觉就是杀个小鸡一样的,真的很恐怖,听得我汗毛直竖。

  另一方面,他也有和普通人相似的地方。首先,他对劳荣枝情深意重,一直为她开脱,其次他很要面子。

  特定情况下,他表现得很有礼貌、文质彬彬。每次见我的时候,他会说,俞律师,谢谢您老看我,他用敬语。再一个,他在合肥绑架殷以后,找殷的妻子刘某索要赎金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还很客气地和刘某握了个手。

 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,杀人犯没有一个在脑门上刻着字的。我看他就是矮穷挫,手无缚鸡之力,大概1米6多,但他就是一个杀人恶魔。

  其次他极其要面子,照我说就是死要面子。举两个例子,第一个是开庭前一天,中院联系希望我在庭前会见下法子英,看他有没有什么要求。我就去了问他,他说没要求。我说合肥中院也委托我问一下你有什么要求。

  因为拒捕的时候他被打中了右大腿,外面安了一个背护支架,穿裤子没穿上去,看守所就把他裤子剪开了。他就讲,“明天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面对观众,我总不能光着大腿吧”。注意,他用的是“观众”这个词。后面法院给了一条宽松的裤子,给他穿上去,把支架一并套进裤子里。

  第二个是1999年11月18日开庭当天,法庭质证阶段,对于质证、证人证言和大多数物证,他都是供认不讳的。这中间涉及一把刀,长度不到20cm,审判长就问“被告人法子英你辨认一下,这是不是你的作案工具”,他看了一下很不屑地讲,“审判长,不是的,我哪会用这种差劲的刀,我用的刀最起码都是这么长”,他比划了一下,大概30公分。

  红星新闻:庭审时的法子英有没有对被害人家属流露出一些愧疚情绪?

  俞晞:面无表情,没有任何悔罪表现。当年合肥本地媒体和中央媒体给他的字号都是“杀人恶魔”。

  红星新闻:劳荣枝落网,会不会有新的案情揭晓?

  俞晞:据法子英自己交代,他身上还有其他的命案和枪案,身负可能不止7条人命,但由于证据链不完整以及受当时技术手段限制,无法认定是其所为。随着劳荣枝落网,可能会出现新的证据,希望这些证据会为案件带来突破,告慰被害人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

责任编辑:张申

辩护律师死刑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9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